成亲那日,满城结彩,热闹非凡。当今四皇子苏篱和慕容誉将军之女慕容雪,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这样无双的人,这样大喜的日子,整条街都挤满了人,把都城渲染得热闹融融。

她看见他穿着大红的喜服,眉目间依旧风姿俊郎,让人离不开视线。只是这个从前总是笑着拥她入怀的人,再也不属于她了,苏篱终究是要娶别人了呀。

慕容雪,她是见过的,那次在安贵妃的生辰寿宴上,只看一眼,便觉得今生再也难忘。眉目如画,倾国倾城,真真是极好看的人。连她一个女子都不禁看呆。

将军之女,名门所出,对他的前途有很大的帮助。

其实,本来自己也可以的……

陌兮垂下眼眸,心中闪过一丝黯然。再抬眼时,苏篱已骑着骏马,行至身侧。

无论如何,只要是对他好的,那她便成全。

她走到他身前,脸上是一贯微笑的神色:“苏篱,你一定要幸福幸福。”

等到迎亲的队伍渐渐走远,她终于是红了眼眶,慢慢哭出声来。

我曾经以为,我们真的会在一起的。

陌兮和苏篱很久以前就认识,陌兮是丞相之女,相夫人和安贵妃是很好的朋友。那时,安贵妃时常说在宫中无趣得很,娘亲便带着她一起进宫,娘亲和安贵妃在一旁谈心,她便在这宫中到处闲逛。

走着走着,便到了一片桃林,那是正逢初春,大片的桃花开得灿烂,她正看得着迷,忽而听到刀剑的声响,她心下疑惑,便随着听觉向发声源走去。然后,就看到了一个白衣少年,他手持长剑,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,衣袂随着剑风起落,满园桃花翻飞如雨。

她看得痴了,甚至连剑锋转至身前都未曾发现。

“你是谁?”少年薄唇轻启。

“我……我是丞相之女,陌兮。”她回过神来,不禁一惊。

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少年继续问道。

“我只是无聊,便到处走走,听到这里有声音,便循着过来了。”小姑娘低着头,脸颊微红,低声说道。

少年手持长剑雪光一闪,倏然回鞘。口中的话语却带着丝轻挑。

“莫要是偷看本公子就好。”

陌兮瞪大了眼睛,她发誓,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自恋的人。哪怕这人的确是生得好看。

等到相夫人找来的时候,小姑娘嘟着嘴和娘亲说起这么个奇怪的人,这么桩奇怪的事。

娘亲却笑了,和她说,那是四皇子苏篱,因生来就长得俊美,许是自小就是听着称赞长大的人,所以,才那么一副风流公子哥模样吧。

此后,陌兮再陪母亲入宫,不自觉走到那片桃园,见到苏篱的时候,他就笑着打趣她:“又来偷看本公子练剑吗?”气得她掉头就走,心想再也不要来这里了。剩苏篱在原地扶着桃树大笑。

年少时的吵吵闹闹在天真的岁月里飞驰而过,那时,我们还不知道,原来,这已是极大的幸福。